现在还能听到的那个

现在还能听到的那个应该是笛声,断断续续,应该是在说些感谢跟祝福的话。
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卖水的,吃饭的中间一直在响,开窗望去原来是一对老夫妇在沿街乞讨。

他们走的非常缓慢。

我想如果是职业的选手的话,这个点应该也下班了。老婆说要不下去给他们几块,我说这种事,不要刻意为之。

结果吃完饭家里没有水了,要下去打些水,就是小区里打卡出水的那种。
于是便带上钱包,穿上背心拖着鞋,出了门。

九月。今天下了雨,虽然很多人还是穿着短袖,但是外面已经满是冷冷的空气了,何况已经是夜里了。

路上想,会有几个人会施舍怜悯,是仅有?还是没有。

因为住在这里虽然不能说饱受诟病,但也有很多事会让人生气了。狗仗人势的门卫,一个气球能卖十块的”老大爷“,车子无故被从头划到尾,都让我时刻提醒自己,生活在别人的村庄里。

是的,这里就是这样。

远远走过去,老头子拄着双拐好像是吹笙;老妇在喊着帮帮我们,老天爷保佑你们的话。

有路过的人给了钱就走了,我走过去的时候老妇转过去那边喊,我拿出20块递给老头,他停下笙,接过钱,我没有等他说话,径直走了,后面传来老妇的话:”谢谢弟弟“。
很多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睛。

我打满水往后走,他们依然走的很慢。零星的有人地给他们钱。

那个女生又走过来,递过两包方便面,然后打开怀里的铁盒子,说这里还有些什么东西。

我没有听清。

图文有关 以前生活在青岛的小区夜
图文有关 以前生活在青岛的小区夜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注意: 评论者允许使用'@user空格'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。例如,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,则使用'@ABC '(不包括单引号)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。使用'@all ',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。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(大小写一致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