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三分之一的人生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

时间渐渐模糊了那些美丽而又可笑的往事

逝去的残酷青春还未来得及留下任何痕迹

世俗已将我变得丑陋不堪

于是我常常怀疑生活的意义

大概 你也曾与我一样迷茫吧

但我一直坚信 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

总有一个未曾沉沦的理想世界

我想 也许我们 一直都活在那里”

看漂浮的人群

听忘记名字的歌曲

想昨夜梦中的情景

让我感觉清晰却突然忘记

天也渐渐的暗下去

高楼上的霓虹开始窃窃私语

似乎有风吹过我的头顶

我还在飘飘荡荡

别问我在哪里

别问我在哪里

别问我在哪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