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雖然也想佛陀一般具有佛性,卻未認出來,因爲它被我們的凡夫心包得密不透風。試著觀想這裏有一隻花瓶,瓶内的空間與瓶外的空間一模一樣,卻被脆弱的瓶壁分隔。我們的佛心被包在凡夫心的瓶壁内。儅我們證悟時,就好像花瓶破成碎片,“裏面”的空間與“外面”的空間結合爲一。它們合而爲一。當下我們才發現,它們從未分離也并無二緻,他們是永遠相同的。



摘自《西藏生死书》

索甲仁波切
郑振煌 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