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眼已经连续跳了好些天,也丝毫没有头彩的迹象。

确实不知道怎样开头,就像不知道如何结束。结束眼前,结束现在。

印象青岛